“乡下人”沈从文的田园牧歌
时间:2016-05-16 22:30 来源:江南时报 编辑:江新 点击:
在沈从文先生逝世28周年之际,回顾现代文学,如果屏都市的喧哗,就可以听到他的田园牧歌。他以精致的语言器皿,盛放了一个乡土世界,鉴照着独特的历史面颜,打开了另一重对现代性的想象。这里面既有风景,也……

在沈从文先生逝世28周年之际,回顾现代文学,如果屏都市的喧哗,就可以听到他的田园牧歌。他以精致的语言器皿,盛放了一个乡土世界,鉴照着独特的历史面颜,打开了另一重对现代性的想象。这里面既有风景,也有风暴;既有恒常,也有永动;既有清新的故事,也有隐伏的悲痛。沈从文以“乡下人”的视点回望“湘西世界”,又以“向远景凝眸”的目光眷注生命本体。他的“看”,既是诗意的远望,又是忧伤的逼视。他看取的位置、姿态及目光所及,对于当下的文学创作依然富于启示意义。

沈从文一生以“乡下人”自命。在不同的语境中,他对“乡下人”的表述或是与汉族相对的“湘西地方民族”,或是与都市现代人相对的“自然人、未开化人、陌生人”,或是与“知识阶级”相对的“抹布阶级”。这些又统一于沈从文总体的文化价值判断。“乡下人”的视点,是在传统与现代、乡土与都会、边缘与中心、自我与他者的参差对照和生死缠斗中生成的。“乡下人”的视点,是沈从文在充满紧张和搏斗的历史中的自觉选择。

当他从湘西边城走向首善之都时,他过去所持有的价值与现代文明发生剧烈冲撞。这迫使他必须进行价值决断,去不断追问“我是谁”的问题。在这样的逼问之下,他选择了“乡下人”的位置。这个位置,不是形而上的,亦非一劳永逸的;它是动态的,来自紧张和冲突,凝结着沈从文的孤独、焦虑、痛苦及其现代化的反思。置身于现代处境,“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同时又趋向全球化的“大同”幻象。在这样的历史语境中,阅读沈从文与阅读鲁迅具有同样的价值。这并非让我们当一个乡下人,而是选择一个批判的位置,在不懈的抵抗中建构我们的现代生活与价值世界。与其成为一个“高贵的虚无主义者”或不假思索地拥抱别人描绘的“大同”,不如在“我是谁”的发问中作出价值判断和意义承担。

□ 吴景明

(责任编辑:江新)

  • 精华推荐
  • 热门图集
  • 大家爱看
  •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