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院发布消费者权益保护典型案例
剑指各类新型和传统型消费纠纷
时间:2018-03-14 00:32 来源:江南时报 编辑:gaogjer 点击:
随着网络消费规模的不断扩大,消费市场出现了一些新型消费纠纷,传统消费领域的纠纷也呈现与以往不同的态势。江苏省高院在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来临之际,梳理了一批保护消费者权益典型案例,在引导消费者积极理……

随着网络消费规模的不断扩大,消费市场出现了一些新型消费纠纷,传统消费领域的纠纷也呈现与以往不同的态势。江苏省高院在国际消费者权益日来临之际,梳理了一批保护消费者权益典型案例,在引导消费者积极理性维权,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同时,也提醒广大经营者规范经营行为,依法诚信经营,维护和谐美好的消费市场环境。

销售者通过微信出售假冒伪劣商品
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郁某系“微商”,经常在其朋友圈推送女性内衣等产品。原告于2016年2月17日和2016年3月5日先后从被告处购买了三套内衣,第一套在冷水中洗涤未发现异常,第二套、第三套在温水中洗涤出现浓重异味,再次洗涤也未能消除,遂怀疑衣服质量出现问题,对包装进行检查的过程中发现被告出售的内衣无厂名、无厂址、无吊牌。原告向被告反映后,被告称内衣系厂里自产自销,所以没有吊牌,并且拒绝退货。原告遂诉至法院,请求被告退还货款并三倍赔偿货款。
法院认为,原告在被告处购买三套内衣,被告对此予以认可,可以认定原、被告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根据《产品质量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产品或者其包装上的表示必须真实,并且符合下列要求:(一)有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明;(二)有中文标明的产品名称、生产厂厂名、厂址……本案中,被告销售的案涉内衣并无任何标识,违反了产品质量法对产品标签标识的要求,应当认定为不符合产品质量法标准的产品。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被告明知上述产品无相应的标签标识仍进行销售,应当承担退还货款并支付三倍价款的惩罚性赔偿金。经核算,被告应退还的货款为348元,应支付的赔偿金为1044元。
针对此类行为,法官指出,“微商”是随着微信普及而兴起的通过微信软件销售产品的商家,“微商”销售的产品应当符合法定标准,不得存在欺诈行为,否则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被告虽然称其产品系厂家内部供货,该产品也必须满足《产品质量法》第二十七条规定,本案中涉及的商品未有相应的产品标示,应当为不合格产品。《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以营利为目的在闲鱼交易平台欺诈销售
消费者可主张惩罚性赔偿金
原告张某某在淘宝“闲鱼”网店被告王某处购买了一部二手苹果iPhone6s PLUS 32G手机,店家提供的手机电脑助手检测照片显示该手机“未越狱,已激活,模型号为MN3Q2CH/A,设备串号为354989075986857,序列号为FCJTP10ZHFM2”。在购买前的沟通中,店家对该手机描述为“纯原机、撤柜展示机、无维修、序列号没有纳入保修”等。张某某于2017年10月2日收到该苹果手机,并于当日确认收货付款。很快,张某某发现所购手机存在维修记录,还有无法升级系统等问题。因此,原告张某某与淘宝网及被告王某交涉反映情况,但未能妥善解决。故张某某起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王某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出售苹果手机,从其与张某某的聊天记录中可知,其并不是在处置自己闲置不用的物品,而是从事商品经营的个人,即系经营者,而其在明知自己向张某某出售的手机曾经维修且无法升级等情况下,却告知张某某该产品为纯原机、无维修,导致张某某因此陷入认识错误并作出购买的错误意思表示,王某的这一行为符合欺诈的构成要件。法院遂判决被告王某向原告张某某退还货款2750元,并支付赔偿金8250元。
法官指出,“闲鱼”APP本身是一个二手交易平台,用于处置闲置不用的物品。一般情况下,应当按照合同法等法律处理相关民事争议,不认定出卖人属于销售者。但“闲鱼”并非法外之地,现在部分商家利用该APP进行销售经营,在出现纠纷后又以其并非销售者进行抗辩,以此规避法律责任。法院结合购买双方的聊天记录等内容认定被告王某系销售者,其行为构成欺诈并判决王某作出惩罚性赔偿是正确的。认定经营者的身份不能拘泥于销售平台的性质,如果出卖人符合经营者“以营利为目的”的本质特征,则可以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其经营行为予以规范。
警惕办理使用日期
长于其经营场地租赁日期的会员卡
2015年,经营者解某注册个体工商户,取名宝应县康尔健健身会所,并租赁宝应县安宜东路8号商业广场部分楼层(2-4)从事健身服务,赵某负责实际经营。2015年11月19日,原告在被告处办理了健身会员卡(卡号880016),并预付了3年健身服务费2680元。2016年10月6日,被告在营业场所门口张贴公告,载明“因康尔健健身会所房租到期,凡持有康尔健健身会所会员卡未到期的人员请于2016年10月15日前到康尔健健身会所二楼办理退款手续,逾期责任自负,联系人:赵某”。嗣后,被告仅对会员退卡情况予以登记,未返还健身服务费,遂引起纠纷。
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的服务合同关系合法有效,依法应予保护。被告在合同履行期届满之前,以公告明示不再履行主要义务,原告有权要求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健身服务费的诉讼请求,依法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被告提供服务有欺诈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并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赔偿原告服务费用的三倍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被告在2016年10月前依约履行义务,经营出现问题后及时公告通知,并无明显的欺诈行为,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按三倍服务费支付违约金的诉求,不予支持,但被告未按合同约定退回预付款,应当承担利息,故判决从被告公告停业之日(即2016年10月6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本金的年利率6%计算利息。
法官认为,如今健身会所、美发沙龙经常会推出长期服务的办卡活动以招揽客户群体,一次性地与客户签订长期服务合同,一方面可以固定相对稳定长期的客户群体,快速回笼资金,减少资金压力,有利于经营者对店铺规划的可持续性发展,另一方面,对于顾客而言,办卡可以享受到一定的折扣,同时对本人健身运动的频率有一定的约束性。因此,以办卡的形式与消费者一次性签订长期服务合同是一种良好的经营模式。但是,在长期服务合同未能履行完毕的情况下,店铺不再经营,将给消费者带来巨大损失。商家与顾客签订长期服务合同,后不再履行合同是否构成欺诈的关键在于签订长期合同时商家是否具有欺诈的故意。本案中,在租期不满一年的情况下,商家与顾客签订长期合同,并不能必然推导出商家有欺诈的故意。健身会所前期投入大,与顾客签订合同时,该会所是营业的第二年,前期投入尚未回本,不能据此直接推定会所有停止经营的打算,而且以办卡的形式与消费者一次性签订长期服务合同是健身会所常见的经营模式,是正常合理的商业行为,符合交易习惯。商家在经营出现问题后及时公告通知停止营业,并无明显的欺诈行为,是市场经济中正常的经营风险,从被告的前期资金投入、经营时间长短、经营模式综合认定被告并无欺诈故意,为保护交易安全,鼓励正常交易,不能盲目认定是欺诈行为,而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增加赔偿三倍服务费用。
商家出售伪劣食品并承诺“假一罚万”
消费者应按相关法律规定主张违约金
2015年10月19日,上诉人周某汇款1680元,通过手礼网向被上诉人佰翔公司购买了云香特级大红袍茶叶60盒,每盒单价为28元,总价为1662元。手礼网宣传“假一罚万”。周某认为其所购买的大红袍茶叶为不合格产品,遂诉至法院,要求判令佰翔公司退还货款1680元,并赔偿16800000元、检验费4450元,合计16806130元。法院依法委托福建省产品质量检验研究院对茶叶进行鉴定,结论为送鉴大红袍茶叶稀土含量不符合GB/T18745-2006标准要求(GB/T18745-2006《地理标志产品—武夷岩茶》、GB2762-2012《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污染物限量》技术要求为≤2.0mg/kg,检验结果为2.3mg/kg);感官品质不符合GB/T18745-2006武夷岩茶大红袍一级要求(测试结果为武夷岩茶大红袍二级)。
法院认为,根据消费者通常理解,“假一罚万”应当解释为如果佰翔公司所售产品系“假”的产品,则应按所售商品价款的一万倍进行赔偿。“假一罚万”系双方对违约责任的约定。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本案中,“假一罚万”的违约金约定过高,佰翔公司请求法院适当减少该违约金,符合法律规定。参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当特别法对赔偿损失有特别规定的,应当按照特别法的规定予以确定。案涉大红袍茶叶系食用农产品,不同于一般的产品,对其质量问题应予严格规制。该大红袍茶叶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因此本案违约金数额应当以《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为基础作出相应的调整,即以案涉大红袍茶叶价款的十倍为基础适当增加一定比例。
法官指出,对于商家作出的“假一罚万”的承诺,如何理解和适用,本判决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假”应当从合同内容上进行理解并予以判断,“假一罚万”应当认定为违约金。本案中,佰翔公司销售的大红袍茶叶污染物含量为2.3mg/kg,高于GB2762-2012《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污染物限量》技术要求规定的≤2.0mg/kg,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法院未将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30%的部分一概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也没有在依法“适当减少违约金”数额时,机械地将违约金数额减少至实际损失的30%,而是结合《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中关于“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主张十倍赔偿”的规定,以十倍赔偿数额为基数上调一定比例确定违约金,既惩罚了不法商家,规范了市场秩序,又避免了机械地按照商家承诺导致利益严重失衡,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经营者擅自改装车辆配置未告知消费者
应当向其支付惩罚性赔偿金
梁某有意购买朗逸2015年新款“舒适”型轿车,经朋友介绍,前往某汽车销售服务公司找该公司销售员工刘某。刘某推荐其购买“御尊”型轿车,该车型在“舒适”型轿车的基础上增加了行车记录仪、一键启动和导航三项功能或配置。在刘某的推荐下,梁某最终决定购买朗逸“御尊”型轿车。双方草签购车合同,合同约定梁某所购轿车为朗逸1.6自动御尊,指导价为146900元。次日,梁某缴款提车,共缴款151800元。其中,改装或加装行车记录仪、一键启动和导航三项功能或配置的价款为5010元。此后,梁某认为该汽车销售服务公司有意虚构车型、虚假宣传、私自改装车辆,向消费者隐瞒真实情况,没有告知“御尊”型系其自行在“舒适”型基础上私自改装或加装行车记录仪、一键启动和导航三项功能或配置,在宣传彩页中将“御尊”型和“舒适”型并列而居,未作任何区分和说明地进行宣传,致使其相信“御尊”型为上海大众原厂车型,并在合同中填写虚假车型,因此引发本案讼争。本案中因该汽车销售服务公司在向梁某销售“御尊”型朗逸轿车时,未将其在案涉车辆上自行加装三项配置且部分配置非原厂原配等相关情况全面、如实地告知梁某,该公司对案涉车辆存在隐瞒真实情况的行为,故该行为构成欺诈。但该欺诈行为仅针对加装的一键启动、导航、行车记录仪三项配置,并不涉及案涉车辆其他部分即车辆的主体部分,故该公司应依法对其实施欺诈的部分,即其自行加装的三项配置总价款予以三倍赔偿,遂判决该汽车销售服务公司赔偿梁某案涉自行加装的三项配置总价款三倍,即15030元。
法官认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本案中,案涉“御尊”型朗逸轿车的一键启动、导航、行车记录仪三项配置是由某汽车销售服务公司自行安装,且其中一键启动及导航配置并非原厂原配,就该情况该公司对消费者梁某负有如实告知的义务,但该公司在向梁某销售“御尊”型朗逸轿车时,未将其在案涉车辆上自行加装三项配置且部分配置非原厂原配等相关情况全面、如实地告知梁某,其行为构成欺诈。欺诈的本质系消费者在对方隐瞒或虚构信息的误导下作出错误意思表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惩罚性赔偿金系针对欺诈行为作出的特别规定,该赔偿金范围也应当和消费者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范围相一致。因本案中梁某本欲购买“舒适”型朗逸轿车,该欺诈行为仅针对加装的一键启动、导航、行车记录仪三项配置,并不涉及案涉车辆其他部分。故该欺诈行为仅仅影响梁某加装的一键启动、导航、行车记录仪三项配置的购买决策。因此,该公司应依法对其实施欺诈的部分,即其自行加装的三项配置予以三倍赔偿。
 新华报业/财经全媒体记者 江南

 

(责任编辑:gaogjer)

  • 精华推荐
  • 大家爱看
  •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