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清凉山银杏谷看“满地尽带黄金甲” 最佳观赏时间在11月中下旬
时间:2015-10-28 23:16 来源:江南时报 编辑:varg 点击:
时下已经进入了一年中的霜降节气,意味着天气渐冷,初霜即将出现。前几天连续降温,南京的最低气温已经降至个位数,白天和夜晚的温差也很大,让人们真切的感受到了秋的丝丝寒意。此时,树叶便一茬一茬地改变……
时下已经进入了一年中的霜降节气,意味着天气渐冷,初霜即将出现。前几天连续降温,南京的最低气温已经降至个位数,白天和夜晚的温差也很大,让人们真切的感受到了秋的丝丝寒意。此时,树叶便一茬一茬地改变着自己的颜色。在众多翩翩飘舞的金黄落叶中,带有波纹状的银杏叶飘落的场景是最为独特的。在南京城西有一片银杏树林非常有名,那就是清凉山公园的“银杏谷”。
江南时报记者 徐昇
银杏洒落的那“一地金黄”
每年吸引大量市民和游客
南京最美秋景在哪里?最美的秋景是什么样?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回答。但大多数人共同的评价是:南京的春夏冬别有一番味道,而秋天尤其是深秋的味道,却是最浓烈的。10月的南京,一叶知秋。有人说,就如同法国梧桐的落叶是秋天的报幕员,南京的秋天则开始于银杏树那些扇形叶片的飞舞。如果此时不在南京最负盛名的几条银杏大道走一走,似乎就错过了这个城市最美的容颜,也错过了秋天。
观赏落叶美景,清凉山的银杏谷最为有名,号称南京城内规模最大的银杏树林。清凉山公园位于南京城西清凉山,有“七朝胜迹”之称。每年11月中旬,人们来到这里看到满地的金色落叶,不觉凄凉,反而是温馨的浪漫情调。走进清凉山公园大门,穿过左手的扫叶楼往山道上行10分钟,就能远远望见一片金色的树林在阳光下发出光芒。整个银杏谷占地只有两三个篮球场大,但约有300多株银杏树,这些银杏树龄约在60年左右,它们的平均高度为13米,树干直径为50厘米左右。
昨天,记者来到银杏谷发现,眼下银杏刚刚转黄,大部分的树叶还是绿色的,不过白果纷纷落下,搭配秋日阳光,显得秋意十足。一位在景区散步的市民告诉记者,现在秋风阵阵,想到小时候与小伙伴们蹲在地上一起捡银杏叶的时光,黄叶从半空划过的弧线是最美好的记忆,满目黄叶炫目得比夏花还灿烂。
“想看到金灿灿的银杏叶,还要再等一等,一般要到11月中下旬。”清凉山公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银杏洒落的那“一地金黄”,为古城增添了不少优雅的韵味,每年都会吸引大量南京市民和游客前来赏秋。
银杏叶变黄时间
与土壤及树自身情况有关
在同一个城市里,植物园的银杏树已经落叶缤纷,清凉山的银杏树却刚开始变黄,甚至有一些还全是绿色的。很多人对此挺好奇的,以为是阳光照射时间不同的原因。对此,专家告诉记者,影响银杏叶子变黄的因素很多,除了温度、水分和阳光等外,土壤的矿质元素含量以及植物自身的生理年龄等都可能对叶片产生影响,所以叶片发黄、落叶,是各种因素综合的结果。
通常来说,进入秋季,有段时间温度很低,气温下降,雨水也比较丰沛,叶绿素合成受到影响,迅速下降;类胡萝卜素和叶黄素就开始显露颜色,这就是银杏树树叶变黄的主要原因。除了气候条件外,银杏叶变黄的早晚,还受很多外部条件影响,比如树的根系深浅、性别等,雌树结果、叶黄得快,栽得浅的,叶黄得快。
至于落叶程度,这还和个体之间的差别有关,有的个体抗寒性好,就晚落叶;有的个体抗寒性差,就早落叶。记者了解到,除了银杏树之外,大多数变色树种在秋冬季节“换装”速度都有差异,例如乌桕、榉树、枫树等。
历史上的清凉山
明代人们偏爱秋日到清凉山赏红枫
清凉山历史悠久。“钟山龙盘,石头虎踞,此乃帝王之宅也。”相传是诸葛亮对南京形势的高度赞赏,拉开了六朝建都的序幕。东边的钟山似蟠龙,山腰时见云雾缭绕,西边的石头山踞守大江畔,犹如猛虎,拱卫着这一方风水宝地,引几多帝王竞折腰。钟山和石头山,由此从南京的自然地理标志,升华为一种城市文化标志。六朝时的石头山,就是后世的清凉山。而石头山易名为清凉山,是北宋以后的事情。
明代文人歌咏清凉山,佳作迭出,而且从诗作中可以发现,当时文人喜欢到清凉山欣赏红叶,而不是栖霞山。曾撰著《金陵名园记》的顾璘,有《登清凉寺后西塞山亭》诗:“晚上高亭对落晖,万山寒翠湿秋衣。江流一道杯中泻,云树千门鸟外微。古寺频来僧尽老,重阳欲近蟹争肥。霜枫恶作萧条色,故弄残红绕客飞。”诗中写的是:深秋落日,登高望远,西边长江一线如从杯中泻出,东边故宫云树只有飞鸟大小,而经霜后的红枫,调皮地以落叶嬉弄游人。他是清凉寺的常客,一次次交往中,眼看着寺僧老去。
万历年间的进士于若瀛同样喜爱清凉山的秋景,他在《秋日登清凉台》中写道:“市远旷佛宇,霜林绚如绣。孤阜凭风回,突出香台后。危亭冒其顶,面势巧为构。嶻嵲钟岫近,睥睨江光透。雄压白门丽,峻掩金川秀。落木响空檐,飘岚润衣袖。薄暮未肯下,远灯乱出宿。”诗人认为清凉山的雄峻甲金陵,近景远观,无不出色。他也写到清凉山的霜林如绣,可见当年南京人秋天看红枫就在清凉山,而不必远赴栖霞山。
清代文人欣赏清凉山一带的“水木清华”
“清代文人最喜欢到清凉山赏景。”南京著名作家薛冰介绍说,明代初年,太祖朱元璋营建孝陵,紫金山遂成禁区。“钟山多古迹,强半入园陵。”至清代初年解禁后,明代遗老偏爱凭吊孝陵,骚人墨客则多半是游一游灵谷寺而已。那时候的“金陵第一名胜”,是城西的莫愁湖,而文化人所欣赏的仍是清凉山一带的“水木清华”。
“江南好,最忆石头城。”清初诗人董俞的《忆江南》词,以此开篇。石头城会给诗人留下深刻印象,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明清两代清凉山麓的石头津仍是舟船汇聚的重要港口,但更为深远的因素,还是石头城、清凉山幽雅的自然环境、丰富的人文景观和厚重的历史积淀,令人依依难舍,念念不忘。
自晚明到清初,文人学士在清凉山这片被称为“水木清华”的自然景观中,建起了不胜枚举的园墅书斋,切磋学问,诗文雅集,与清凉山结下了不解之缘。如礼部侍郎朱之蕃的朱少宗伯园、盛时泰与友人赋诗的环翠阁、明宗室朱睿璲的齐王孙园和栖贤庵等,当然也留下了不少咏秋的佳作。

 

(责任编辑:varg)

  • 精华推荐
  • 大家爱看
  • 视觉焦点